實時滾動新聞

鄭曉東:暢游在漆藝世界里

2017-11-21 16:00:11    消費日報網         點擊:

  \

\

\

  □ 張松紅

  據考古證據表明,世界上最早的漆器就是在我們中國發現的,早在八千年前的新石器時代,蕭山跨湖橋文化就已出現了工藝完備的木胎漆弓。大到禮儀用品,小到飲食器具,漆器從未在歷史中消逝過,正是這種生活需求為漆藝的生存發展提供了廣泛的社會基礎。早在唐代,安徽徽州就以漆器聞名,宋代時,徽州細嵌螺甸漆器更是譽滿全國,有著“宋嵌”之美譽。但隨著社會的快速發展,“漆藝”這樣優秀的傳統工藝也曾經幾度面臨失傳,堅守傳承漆藝的人員更是鳳毛麟角。鄭曉東,就是這群“小眾”中的一位,他深深地被大漆的自然魅力吸引,并樂此不彼地在傳統漆藝世界里潛心精耕細作。

  古琴結緣漆藝

  有一個著名的人文典故——“黃帝問道襄城之野”,這里提到的襄縣就是鄭曉東出生的地方,它位于河南省正中部,東倚伏牛山脈之首,西接黃淮平原東緣,歷史悠久,文化豐富。襄縣煙葉全國有名,1968年毛澤東主席曾到襄城視察。他在這個歷史底蘊豐厚的地方長大,骨子里都浸透著一些藝術細胞,1997年如償所愿考入河南大學工藝美術系學習設計,正式踏入了藝術殿堂的大門。

  談起漆藝這條路,鄭曉東不得不感謝父親。父親是方圓十里的“能人”,無論是做“木工活”還是修理各種農用器械,只要到父親手中,就沒有能難倒他的活。在父親的熏陶和影響下,他從小就跟著父親在學習的閑暇之余敲敲打打,拆拆卸卸裝裝等,在四鄰眼中也是一名小“能工巧匠”。一路走來,小到桌椅板凳的制作,大到汽車零件組裝,他都涉獵其中。記得2002年我們剛認識時,到他家做客,他愛人就給我們介紹他家的床、衣架等家具,都是他和父親在老家自己親手制作的,精湛的“木工”手藝當時都令我們驚嘆不已。

  在2006年左右,鄭曉東偶然接觸到由大漆加工而成的古琴,被大漆的光澤、細膩、精致等品質所吸引。帶著這份好奇和喜愛,他開始研究大漆。大漆也叫生漆,它取自漆樹身上分泌出來的一種液體,呈乳灰色,接觸到空氣后會氧化,逐漸變黑并堅硬起來,能耐熱、防腐、耐酸、耐堿、抗沸水、絕緣等特點,對人體無害,告別環保。它不但具有實用性,而且具有美麗的光澤和色彩,將其涂于器物的表面,不但能起到保護器物的作用,而且能起到美化與裝飾的作用。他認為大漆是大自然饋贈給亞洲人民最好的禮物,漆藝無污染、無公害的工藝正是人與自然相融、相處的最高境界。

  真是越了解越喜歡。結識大漆,他猶如找到了自己人生藝術之路的支點,將設計、制作、審美、藝術理念和他的超強“制作能力”完美地結合到了一起,讓他更能夠自如地表達自己的藝術思想。從此以后,他在漆藝世界里不停息地跋涉著,從跟著山民一起到大山里割漆、收漆,到全國各地甚至日本向一些老師拜訪學習;回來后,在家里足不出戶,再一點一點地摸索、試驗、總結、領悟,終于在2008年,他精心制作出了的第一把大漆古琴,這使他更信心百倍地暢游在漆藝的世界。如今,古琴、碗、筷子、手鐲、配飾、古瓷修復等一件件不同類型的漆藝作品在被他創作出來,隨著經驗的積累和鍥而不舍人學習,作品的精致度、藝術底蘊也越來越卓越。

  1997年從河南大學工藝美術專業畢業;2006年與大漆結緣;2015年參加清華大學美術學院漆藝高級研修班深造;2016年到日本東京藝術大學訪學,同年被評為“高級民間漆藝師”,他的瓷器大漆修復系列作品參加北京“匠心智造”展;2017年他的大漆作品“一葦渡江”、古瓷修復“制器尚象”等作品參加中國當代青年漆藝家提名展;近日,由他耗時數月精心制作的傳統“大漆筷子”在中日韓“2017筷子慶典”藝術展上展出,2018年將舉辦個人作品展……

  十多年來,懷著敬畏的心,鄭曉東在漆藝之路上漸行漸遠。

  古瓷修復彰顯大漆魅力

  大漆是一種很奇妙的材料,它可以和很多別的材料相融合,漆藝和陶瓷藝術都是中國傳統古典文化的一部分,而鄭曉東現在所做的事將這兩種藝術融合起來。從歷史、文化、藝術角度結合當代人的審美,將生漆材料研究運用在瓷器修復保護中,通過特殊工藝對瓷器進行缺損修補,不僅使舊的、殘破的陶瓷器物重現原狀,而且利用大漆、泥金、泥銀等技術,使古老的殘片重煥生機,賦予其當代藝術元素,讓沉寂之物迸發新的生命和藝術色彩。

  經常聽到“沒有金剛鉆,別攬瓷器活”。那么這句話到底是什么意思呢?其實這說的是一門古老的民間手藝——“鋦瓷”。即用像訂書釘一樣的金屬“鋦子”,把打碎的瓷器修復起來的技術。鋦瓷,中國最古老的瓷器修復技藝,是古代匠人們的心血凝成所在,相傳始于宋代,《清明上河圖》上就有鋦瓷藝人鋦瓷的情景。

  用生漆修復瓷器是很復雜的工作,根據每個瓷器的破損程度需要制訂不同的修復方案,修復一件瓷器“至少需要三個月”,而且需要考慮造型等,這也是一種藝術再創造。

  對于瓷器修復,鄭曉東有著自己特有的見解。一片瓷器從千年前的一捧瓷土,歷經窯火的高溫成為一件美器,是它從泥土重生為器的開始。宋代可以說是中國傳統美學發展的一個巔峰時期,最能體現中國古典審美。宋瓷也是當時文人之間相贈的大雅之物,如攪胎瓷,即使摔碎了,胎體和釉面一樣,代表著君子表里如一的品質,而他也最喜歡選擇宋代的瓷器來進行修復。

  大漆之于宋瓷,今人之于古物,鄭曉東認為“生長”乃是主題。時間的腳步走過千年,一棵樹的血液助其生長,以時間和血液澆灌一件宋人之雅器使其重生,把一片殘缺的碎片再次修復成一件古人手上的雅器。他認為那是一種與古代文人雅士在時空中的生命鏈接。雅器的生命得以再次綻放,能通過自己手讓這件雅器可以再流傳千年,這是他的目標。他說,當看著一片片破碎的瓷片被自己修復回原形器物后,仿佛領略到古人的雅致,心里就會有一種無法言說的享受。

  專注成就品質

  人們關注漆器,多關注漆器表面的髹飾工藝,因為這是最顯而易見、最吸引人的。

  好的東西從頭到尾的每一個步驟都要完美,要做就要從最基本的漆器胎骨做起。做一件漆器,完完整整的步驟,需要至少耗費一年的功夫。漆器做胎骨用得最多的材質是木胎。他能把碗的木胎打磨到像紙片一樣薄,而且碗口的大小、高度,幾乎沒有誤差。胎體做好以后,要裱上夏布,再刷上生漆和古瓦灰制成的漆灰。古瓦灰經過燒制最為穩定,和生漆調和之后黏性更強,因此是上佳的選擇。

  由于大漆的黏合性,夏布會變得很服貼,一天之后,趁漆將干未干時,再把夏布進一步壓實,批灰時則要把夏布的孔全部填平。這道工序是“層層裱布,層層批灰”,每當批灰一次后,就要把胎體放入溫暖濕潤的陰房中,等它陰干后再重復進行這道工序,時間長達數月。“漆能不能干,是根據天氣、溫濕度決定的,裱布一般三五天、一個星期就干了,但有時候一旦錯過最佳的干燥期,就會拖得很久。”盡管時間長,但鄭曉東絕不在這上面偷工減料,因為胎骨的堅固才能保證漆器保存千年不腐。刷漆需要反復涂刷幾十遍,每刷一遍就需要陰干,才能繼續下一次。漆在沒有完全干透的情況下,絕對不可以刷第二遍。

  最考驗人的一步——打磨,就是需要在毫厘之間,反復摩挲。有時打磨過了,所做器物就等于一件廢品,之前的數月功夫全部作廢,需要重新來過。

  每一步都要求精細,才能做出精品。在漆藝這條道路上,鄭曉東正是以高標準嚴格地要求著自己,時刻不放松,爭取讓每一道工序在自己手中都做到“極致”,將大國的“工匠精神”浸透到一件漆器之中,讓現代的漆器帶著這種精神把中國的傳統文化傳播到世界。“路漫漫其修遠兮,吾將上下而求索”。對于漆藝和美的追求,鄭曉東認為自己會懷著一顆敬畏之心一直在求索的路上,一件精品出來,還會有下一個、下下一個……因為美的境界永無止境。

相關新聞:

下一篇:最后一頁
中國質量萬里行 | 關于我們 | 聯系我們 | 服務聲明 | 人才招聘
Copyright © 2002 - 2018 中國質量萬里行
京公網安備11010502034432號     京ICP備13012862號
诙谐财富官网 东风汽车股票走势分析 福建时时彩 生肖时时彩 澳洲幸运5 互联网理财平台未来发展前景 手机新浪体育 新快3 浙江飞鱼 新宝配资 中国股指期货配资网 酒鬼酒股票 道琼斯工业股票指数 股票 湖北快3 申穆投资 先锋新兴市场股票指数基金